杂念·乱七八糟

现在什么网站都在玩邀请码机制,这是真的控制用户数量在测试呢?还是单纯为了营销呢?还是单纯为了营销呢!如果只是为了营销,咱能玩一把不那么大众化的么,比如随机开启注册之类的。饥渴营销过量了就只成营销没有饥渴了。

点点开始高调的推广,盛大的“推他”也上线了,新浪的轻博客也开始内测,微博客这个概念从微博之后又开始被炒起,但归根结底微博客并不是一个新鲜的事物,它的核心依然逃脱不了社区。既然是社区的话,那么国内没有一个社区能跟腾讯相比,第六版的QQ空间就要上线了,而且据说也是朝轻巧简便方向的,那么QQ空间将成为国内最大的微博客社区。

然而还有一点,国内的微博已经从富应用上完全脱离了Twitter的形式,本身的微博已经成为一个微博客,从博客的基础上增强社交关系并且稍做简化。

竞争开始了,推广就少不了了,赶集的大嘴、58的睛天霹雳,连以推广少的百姓也忍不住开始投放电视广告了。但是为何这些网站的广告投放会选择电视这个载体?

广告推广向来是以谁不要脸谁得胜为主的,于是我们可以看到点点的广告词——国内首个轻博客社区,抄袭Tumblr的起码前面还有个宽途吧。

阅读详细 »

轻公司之重

轻公司先锋们之惑

2007年的PPG就像一个破坏者,通过互联网和呼叫中心等技术手段,打破了传统商业世界里的既定规则,打造了一个互联网直销品牌,以超常规的方式实现了快速成长。

同年,另一个轻资产的代表——ITAT——也进入井喷期,创业不到4年已经开设了800多家店铺,营业面积从零到超过160万平米,这期间,ITAT的销售额从2004年创业初期的500万元人民币飙升至2007年的42亿元(ITAT对外公布的数字),成为全球扩张最快的连锁零售企业。

PPG旋风式的增长的前提是建立在中国过剩的制造背景下,通过互联网获取消费者数据、深度挖掘数据,再通过对数据的把握去应对市场,从而实现规模性成长。而ITAT则从中国大量的次商圈闲置物业找到了突破口,以“零货款,零场租”的方式迅速的铺开市场。

然而这两家具有鲜明代表性的企业,最终却无一例外的都走向了陨落。

阅读详细 »

写给那些人格低下的设计师们

就如我相信世界上的大部分人还是好人一样,我相信大部分的设计师都是身上闪着金光的拥有高尚人格的。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句话肯定也是有一定的真理的。

就在前几天还看过一个主题作者的博文,说收费主题被盗用在淘宝出售。今天下午在QQ群里看到有人发出来的链接,说有人扒了Wopus的设计转成其他CMS的主题在淘宝上出售,顺着链接去看了下,果然是一丝不差的“Copy”了过去,再一细看还有更惊人的,竟然把Wopus的另一个设计也原封不动移植过去组装在一起。

之前也有人完整的把Wopus的主题仿过去,但公开出售还是第一次看到,而且还是仅售299,边上还有仿猫仆之类的主题在出售。不得不偷偷的在心里窃喜一下,几年前做的东西现在还有人扒过去公开出售。

当然,现在回过头来看,几年前做的Wopus的主题,其实做得并不好,换用现在的理解来看应该算是差劲的。

阅读详细 »

微信们的战争

自KiK Messenger上线15天后用户数即达到百万的神话诞生起,就注定着短信聊天软件会成为一个新热点,于是小米的米聊、傲游的傲信等也纷纷出炉,面对这样一个神奇的产品,做为2010年移植过不少国外产品创意的盛大跟着推出KIKI,而以“山寨之王”著称的腾讯自然更是不可能错过的,于是微信重磅杀出。

对于这样一款以“短信革命”号称的产品来说,通讯录关系网是根基,对于没有这些根基的产品们来说,腾讯微信的推出无异于让它们显得很无力。仅以关系网来讲,国内没有其他一款产品比得过QQ。

如果将QQ上的关系网移植到微信上面……

显然媒体们已经早做过这样的预想了,于是“微信要革移动运营商的命”之类的论调也早就飞开了,但是,把QQ上的关系网移植到微信上面,这是要制造另一个QQ?或者说是简洁版的QQ?

腾讯应该没有傻到把QQ的粘着度分流出去的想法吧。当然,对于其他没有QQ关系网的产品来说是条路。

在QQ上可以随便和一群陌生人搭话,在短信上显然没有人会随便的与一群陌生人搭话吧。既然是款“短信聊天”软件,显然陌生人的关系网并不可靠,沟通的对象依然是通讯录中的熟识的人。

阅读详细 »

微博的轻与博客的重

写一句话很容易,写一段话有些难,写一篇话就是真的难。

把一块完整的玻璃随意的敲碎成碎片太简单了,但把这些碎片粘成一块完整的玻璃就非常困难。

微博是一种碎片化的思想,它的目标是让更多人随意的说更多的话,但同时也把人的思想割裂得越发的细碎;博客显然不一样,博客的目的是让思想更加完整的表达,沉淀下来的完整的思想才是有价值的东西。

一句话很轻,一篇话就很重,所以很多的人都在写微博,写博客的人越来越少。

很多人时常的在刷微博,很少人会去时常的刷博客。刷微博可以实时的更新自己的状态也可以实时的关注别人的状态,这是快速消费的一个文化,随着快节奏的获取与消耗一起消失;这是一个集市,热闹的集市,到处都是围观者与被围观者。而博客犹如闹市中的一处静室,里面有静静品茗的思想,有围观与被围观的空气在飘荡,但常常是很安静的进行。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