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Work》重塑工作,重塑人生

这本由37signals的两个创始人Jason Fried和David Heinemeier Hansson合著的《ReWork》在国内的译名为《重来》,但我觉得还是另一个译名更贴切——《重塑工作》。

当平时生活工作中听了很多的经验之谈后,当这些被传以千万次的经验并不能改变些什么的时候,静下心来看看这本书,听听书中“一反常态”的经验之谈,也许从未开启过的那片天空会突然展现。

生活需要勇气,工作需要勇气,而重塑工作更需要勇气。在以往的经验中,我们都被灌输以勇气的概念,做任何心都需要个勇气,都需要个决心,但事实上勇气并不是时时都需要的,很多时候只是需要点渴望,内心不甘的渴望,不甘于继续弱小的渴望。

不用担心别人对那一点小渴望的不屑,迟早有一天能把这点小渴望燃烧成熊熊的大火,只要能坚持到最后。

真实世界里异样的眼光并不能扑灭渴望,就如同真实世界里总是高举着“失败是成功之母”旗帜一样,失败可能换来经验的同时也可能带来沉沦,何况并不总是能从失败中汲取经验教训的。试着从成功中汲取更多的经验,除了经验外成功还能给予更多更强的动力。

阅读详细 »

习惯改变生活——《习惯的力量》

一个固定的环境及时间内,人的身体很容易就形成生物钟,比如说晚上十一点时睡意袭来,比如说早上六点时自然醒来,比如说选择同一家店吃早餐……这样的例子在生活中不胜枚举。

之所以我们会在生活中每天重复着很多行为,是因为习惯的形成。

有调查显示,人在日常生活中的行为有90%是出于习惯和惯性。行为变成习惯,习惯养成性格,性格决定命运。也就是说,习惯不但左右了我们的生活,也左右着我们的命运。

鼻子被链条拴在木桩上的小象,因为挣脱几次而不得脱,于是潜意识里便种下了挣不不脱这根木桩的念头,即使等小象长成大象可以轻易的挣断这根木桩的时候,它也未曾再尝试自己是否可以挣脱这根木桩。

这就是习惯的力量!

阅读详细 »

天使与魔鬼并存——《沃尔玛效应》

我现在所在的城市——南昌——开有三家沃尔玛超市,其中有一家的地理位置是在这个城市的中心——八一广场——边上,得益于沃尔玛与万达集团的合作(万达盖楼,沃尔玛租用),所以它占有了这个城市的黄金位置的一块。就这一块地成就了沃尔玛全球营业额最高客流量最大的门店,这是一次在我回家的路途上遇到在另一家沃尔玛门店做采购工作的老乡告诉我的。

而事实上,因为这家店的客流量超乎常理的大,上楼的电梯经常性的坏,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维护。另一个证明就是在出口处的几十个收银台前,经常排起长长的队伍,有时顾客不得不为手上买的一点小东西而排上十几分钟的队等待结帐。

这个画面仅仅只是沃尔玛全球7899家(2009年05月07日沃尔玛最新统计资料)门店的一个缩影。

这个在全球拥有超过190万员工,年营业额达4056.07亿美元(沃尔玛2008年财政报告)的全球第一大企业,仅是1962年由山姆·沃尔顿单枪匹码在美国偏僻的阿肯色州创立的。创立沃尔玛之初的山姆·沃尔顿的想法很简单:卖那些老百姓每天都要用的东西,价钱永远比别人便宜一点点,这样顾客就会趋之若鹜。仅是这样一个简单却又直抵本质的想法,让沃尔玛在创立不到50年的时间内迅速成长为全球第一大企业!

勤奋、节俭、守纪律、忠诚、不断努力和不断完善自我。这是沃尔玛所提倡的价值观。正是这个价值观推动着这家企业不断前进的步伐,所以才能在本顿维尔的沃尔玛总部办公室里看到拼凑的风格不同的家具以及供货商所提供的样品;正是这样的价值观培养和启迪了一批经营者,由此改变了美国零售业的模样。

阅读详细 »

黑色毛衣

杜风打开衣柜找那件天蓝色衬衫的时候发现了蜷缩在柜子最角落的黑色的毛衣,它是那么安静的呆在那,黑色让它与角落的阴暗溶在了一起,是那么隐忍的一种安静,像是受了委屈却无处诉说的小孩安静的靠在墙壁的最角落等待着别人的关爱。杜风从角落里把毛衣轻轻的拿在手上,茸茸的毛线磨擦着皮肤的细纹,温暖的感觉由手心顺着血液流动的方向传遍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因为许久未在充足的空气中呼吸过,毛衣的线绒里散发着轻微的异味。杜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毛衣套在身上,被包围的幸福电击般地闪遍全身。这种温暖是自己很久以来都没有体会到的了。

毕业以后,杜风来到了这个一年四季温暖如春的南方城市工作,从此就再也没有穿过毛衣,衬衫几乎成了他生活中的全部,而这件毛衣也就一直被遗弃在阴暗的角落里独自承受着孤独。

镜子中的穿着黑色毛衣的男人脸庞上有着分明的棱角,身材欣长。这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不再是以前那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小男生。杜风在镜子前转了一下身,满意的点了点头,毛衣还是那么合身,好像一切都没有变过一样。可是这张脸分明证明着时光的的确确来过,还带走了一些东西,那些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的东西。

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镜子清晰地映出女子清秀的脸,女子纤细的手从背后抱住杜风的腰脸也轻轻的贴着杜风的背。

下班了。

阅读详细 »

古刹钟鸣

清远悠扬的古钟声在暮色四合的时候回荡在本是寂静的山谷中,树林间袅袅上升起迷离的雾气,飞鸟们都已经在回归的路途上,矫健的身子划过低空冲散雾气碰触在树叶上发出的声音犹如微风的低呤浅唱,一片树叶从树枝上脱落在空中做最后的飞舞,直至沉睡在大地的怀抱中不再醒来。

第一声钟声突兀地在空气中传来的时候,震散了小七思想中的那个女孩子清秀的笑脸,犹如平静的水面因为一颗贸然的石子的闯入而惊起圈圈的涟漪,女孩子的笑脸犹如映在水面上的倒影在涟漪中越荡越远,直至再也看不清楚。这一刻小七是有些懊恼,他的额头上有微微的皱眉,两道笔直的剑眉似乎要粘在一起。小七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心中会有懊恼的存在,多年过来他的心一直在这古钟声中平静没有波澜,可是最近却一直不能平静,因为那个影像在他平静的时候就会闯入他的思维中,没有来由的就像是强盗入侵。小七起身顺着钟声飘来的方向走去。在他盘坐的石块上有一点凹陷,长年的盘坐早已磨平了石块的棱角,这是岁月遗留下来的痕迹。

古刹的墙面已经有些斑驳,墙漆脱落的地方显出苍老来,可是却依然毫无尘迹,犹如一个迟暮的老人却依然精神逼人。青翠的山竹包围着古老的寺院,将它笼罩在自己的青色里而显出迷离的色彩。每当有大风经过的时候,都会有海啸般的声音从竹林中发出,而漫天飞场的竹叶则在空中摆弄它的身姿。微风经过的时候,声音又是那么的温柔,轻轻的犹如孩子的呓语。小七无数次的在有风的时候站在竹林中感受竹叶和着风亲近自己的肌肤,有时会有刀子刮过般的痛,而更多的时候像是师父轻轻的抚摸。那些狂猛的竹子在风中肆意地摇动着自己的身躯,张牙舞爪地在年幼的小七面前惊吓着他,无数次的被吓到之后小七再也没有了恐惧的心。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