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尻早人

更新时间:2022-06-25

川尻早人,是漫画《JoJo的奇妙冒险》第四部人物。没有替身能力或超能力,但是为主角团发现并打败吉良吉影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基本信息

中文名川尻早人
外文名Hayato Kawajiri
别名名侦探早人
所属作品《JOJO奇妙冒险》
性别
国籍日本
年龄11岁
职业小学生
配音6478545841343382297
作者7829142676850493757
父亲8361735636391800587

角色设定

★姓名:川尻早人(Hayato Kawajiri)

★替身:无

★年龄:11岁

★父亲:川尻浩作

★母亲:川尻忍

★身高:和广濑康一差不多

★所在学校:杜王町葡萄丘学校小学部(东方仗助是高中部的)

★爱好:戴着耳机看漫画

★性格分析:

”这个孩子怎么老是不应人,“早人的妈妈曾有过这样的抱怨,“一定又是一个人在屋里戴着耳筒看漫画。”

早人的性格与其同年龄的孩子相比也许算是比较孤僻的,他不喜欢和别人商量,甚至是他的家人。不过正是这样的性格才会使他第一个对自己的“父亲”产生怀疑,伴随孤僻性格的同时,早人又有与他年龄不大相符的一种勇气和临危的冷静。因为他的孤僻,为了找到答案,他只有自己一人调查,一人决定。正是他勇敢的和吉良吉影周旋,目的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和母亲,他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有多强大,只是凭着那“我一定要保护妈妈”的信念第一次把吉良吉影逼上了绝路。也许在与吉良吉影的战斗中,早人一直都是一个孤独的战士,直到岸边露伴发现他的那刻起。

人物评论

川尻早人是第四部中一个关键作用的人物。一个11岁的孩子在吉良吉影的眼中也许根本没有什么威胁,可正是他把吉良逼上了绝路,也正是他在面对吉良吉影的Killer Queen近乎完美的第三能力“Bite The Dust”时,一次又一次地与命运抗争,最终赢了命运。

我们通常会看到小孩子因为自己的要求得不到满足,便会不顾一切的哭或闹,这个时候的他们是不会考虑后果的。早人也是小孩子,他也具有小孩子应有的性格,可以说一个小学生也许不懂牺牲的含义,只是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顾一切。这样才会有早人用铅笔刀企图自杀,才会想也不想就去触摸已变成炸弹的虹村亿泰,这些英雄行为的根源却都是很单纯的。

从早人的身上,我们能够再一次看到贯穿JoJo故事始终的一种对于“希望”的信念。对手的强大,自身力量的渺小和孤立,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次又一次在清晨惊醒过来才发现噩梦般可怕的现实在不断重复……然而这些都没有打倒他。因为在他心中始终有这样一个希望:一定有和吉良一样有特殊能力的人,我要找到他们,只有找到他们才能救妈妈和这个城市。正是在这样的信念的支持下,早人上演了JoJo第四部中一段最精彩的非打斗情节。荒木飞吕彦在这一段情节中运用了类著名科幻电影《12:01》一样的手法,残酷命运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意识到时间在反弹的主人公被噩梦般的现实压得喘不过气来,一次次与命运抗争,却一次次目睹噩梦的重复……

责任,是我们能从早人身上看到的另一大特点。早人虽然性格孤僻,却有很强的责任感。有“我一定要保护妈妈”的责任引发的“勇气”,致使早人一个平凡人也能和有强大替身的吉良抗衡。正是由于责任感,早人才会要努力揭穿吉良的真面目,其实他完全可以“放心的度过少年时代”,正是责任感,才会使他两次想要勇敢的牺牲。也许以他的年龄并不懂得牺牲的意义,但是促使他这种冲动行为的正是那份对妈妈,对整个杜王町的责任感。在第四部结尾时,有一段至今想来也催人泪下的情节:早人明知父亲川尻浩作最后不会回来了,却也要强忍着泪水对妈妈说,“我也…等爸爸…回来后一起吃饭…”

与11岁的早人相比,现实中的我们缺少什么呢?也许是那种在危机时刻的果断吧?以一个成年人的复杂的思维方式去思考一些问题时,也许会令你变得过于瞻前顾后,其实有时候不如想法单纯一些,坚持不懈地向着目标努力下去,相信怎样的“命运”也是可以改变的。

场景介绍

[东方仗助,虹村亿泰,康一和空条承太郎等人终于合力打败了吉良吉影。]

[傍晚。川尻家。]

[早人的妈妈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饭]

“怎么你爸爸今天这么晚还没回来呢?早人,你先吃吧,妈妈等爸爸回来再吃。”

[早人的眼泪早已不住的往下淌,他背对着妈妈,哽咽着说]

“我……我也等爸爸回来一起吃。”

[后来是康一的旁白]

我(广濑康一)所居住的我们的城市“杜王町”被深深地伤害了,不正确地说,这个城市,因为有了吉良吉影这样的怪物,已经受到了深深的伤害,早人君的妈妈会一直等待着丈夫的归来吧,矢安宫重清一家也会一直等着儿子的归来吧。

被吉良吉影所杀害的女儿、兄弟,他们的家人也会一直等待着他们的归来吧。我想,这样的伤害会在以后的很多年里深深地表现出来吧?到底这样的“痛楚”要怎样才能治愈呢?我不知道对城市的未来是致命的吗?还是一切都会消失。我不知道。

[在徐徐离开杜王町港口的轮船上,乔瑟夫·乔斯达对空条承太郎说道]

“这个城市的年轻人,具有『黄金精神』,曾经在我们远赴埃及的时候也看到过的存在于『正义』的光辉之中的『黄金精神』,在仗助、亿泰和早人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只要有这一点,就大可放心了。”

就这样,1999年的夏天,在大多数人的眼里看来,与往常的夏天毫无不同,当然地,会平常地过去的……


Powered by prower